自律的重要性在哪?明明自律很累很难,为什么还要自律?

 永旺彩票联系方式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3-10

回答这个问题,我们有必要学习一下弗洛伊德的人格构成理论。

▲弗洛伊德

按照弗氏的说法,一个人的人格构成,分成“本我、自我、超我”三个部分。

其中,“本我”是人与生俱来的本性,是人的“动物性”,说难听点,也可以称为“兽性”,他代表人格中的“欲望”。

“自我”则负责协调人与外在坏境的关系,是一种对外界的沟通与反馈,代表了人的“理性”。

而“超我”是站在“本我”的反面,对自我进行监督,代表了人格中最高层次的理想,是人格中的“道德”部分。

这“三位一体”的构成,形成了我们完整的人格。

其中,“自我”是人格的执行者,而“本我”与“超我”则隐藏在人格深处,并且两者永久对立。“自我”需要协调“本我”,“超我”的矛盾,还要面对外界的压力。

我们打个简单的比喻,不要求准确,只是为了方便理解。

“自我”是一个骑手,而他骑着的马,就是“本我”,负责提供动力,他要去的方向,就是“超我”。

但我们可能发现,如果“自我”放松缰绳,马总是倾向于不受控制,它总要到它爱去的地方。而因为“超我”(目标)的监督,“自我”必须不断对马的方向进行纠正,鞭策它前进,但还要顾及马的体力,不能让它累饿而死。

不错,人格中最重要的部分“自我”,就是一个这样苦逼的骑手。

而人心智的成长,就是从“本我”,到“自我”,“超我”不断凸显的过程。

在人的婴幼儿时期,“本我”占绝对主导的位置,其意识完全遵从欲望,饿了就要吃,渴了就要喝,有情绪就要宣泄,完全不顾周围的环境。

而随着自我意识的逐渐成长,儿童开始注意到外界环境对自己行为的反馈,而具有初步控制“本我”的能力。比如,不能随便排泄,否则可能给自己制造麻烦。

随着“自我”的成长,人开始进一步认识到外界的禁忌与规范,对“本我”的行为进一步控制,而随着对社会理解的加深,“超我”开始发挥力量。

比如,青年男子见到漂亮的女子很容易本能的产生性冲动,但通常不会立即采取侵犯行为,因为理智告诉他这种行为会受到社会规范的严厉惩罚。而内心的道德会告诉他,这种行为会对他人产生伤害,这种行为是可耻的。

可以说,每个男人都有对女性“性侵犯”的原始欲望,这是深植于基因的东西,也是一种进化的优势,没有这种欲望的男人会被人类漫长的进化历史无情淘汰,不能留下后代。

但在现代社会,真正实施性侵犯的只是极少数人,本性被理智与道德深深压制了。但本性的力量又是如此强大,随时准备在薄弱的地方寻找突破口。

我们应该了解,人格中“超我”的部分,是社会化要求与人自私的本性斗争的结果。社会总是要求人要具有“利他”性,并以“名誉”作为奖励,而这种奖励,往往又会反过来使“本我”得到实惠。

这就会形成一个有趣的策略,既然社会倾向于要求人们做“圣人”,那么“本我”有可能以“超我”的面目乔装打扮,在强大的智力的掩护下蒙蔽社会。

这就是“动机”的难以测量,所以有些人可以做到欺世盗名。不过,即使智力多么卓绝,也总很难在所有行动中不露一点蛛丝马迹。

所以,林肯这样说:

你可以在所有时间里欺骗一部分人,也可以在一段时间里欺骗所有人,但是你不可能在所有时间里欺骗所有的人。

而欺世的人,一旦被揭穿,就会形成人格的崩塌。

▲岳不群

那么,回到人为何要自律的问题。因为我们人性中有天生不受控制的欲望,而不受控制的欲望和这个社会是不相容的。如果我们因为这种欲望伤害了别人,伤害了社会,那么,迟早会受到相应的惩戒。

如果你希望有所作为,而连自己的天性都无法驾驭,你又怎么有驾驭更复杂事物的能力?

所以,无论从哪个角度,一个有自律能力的人,才有真正的力量,才能获得真正的自由。

最后,以《菜根谭》的一段话做为结语。

“势利纷华,不近者为洁,近之而不染者尤洁;智械机巧,不知者为高,知之而不用者尤高。”